立即打开

经典是最深刻的时尚——献给甲壳虫80周年

西装、哈雷摩托车、Zippo打火机,这些人们心中的经典之物数十年来从未改变过自己的整体风格,却又在不停地融入新时代的元素,让一代代人们为之倾倒。这,才是最深刻的时尚。

80年的时间,对于人生而言已然可以坦然无憾。对车来说,80年更是一场跨越世纪的梦幻之旅。今天要和大家聊的就是大众甲壳虫,从1938年诞生至今,甲壳虫在80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三次换代,其间发布的不同版本车型更是数不胜数。即便像我一样疯狂的收藏了近百个甲壳虫的车模,依旧无法穷尽它的全部,这种似乎永远不能穷尽的收藏欲让我痛并快乐着。

然而在今年年中,随着甲壳虫宣布停产的消息传开,一代传奇车型也为它的谢幕开启了倒计时,这令许多甲壳虫粉丝都颇感遗憾。在我看来,甲壳虫车型80年来的发展历程就好像一场音乐会的几个乐章,它的发展也经历了不同的阶段。

当然,一场成功的音乐会,一定要为台下的粉丝返场演奏几首安可曲才算得上完美。当甲壳虫正式宣布停产后,大众进口汽车将陆续推出了几个纪念版本答谢粉丝的厚爱。在前不久结束的广州国际车展上,大众进口汽车发布了甲壳虫经典版车型,为粉丝献上了又一支令人兴奋的安可曲。

第一乐章:人民的名义

 说到甲壳虫,大部分人认为它是属于少男少女的个性车型。但是在19世纪30年代,它却承载了成为德国国民车的重任,让汽车走进千家万户。

对于这款车的要求非常苛刻,不但可以坐下两名成年人以及三名儿童,同时还要带上一家的行李。不但时速要能飙到100km/h,经济性还要好,平均油耗不高于百公里7升。最后一条:售价要低于1000马克(当时德国就业者平均周薪为32马克),基本上一年的工资就能买到车。

1934年6月,德国汽车制造联合会将制造“人民的汽车”这个重任委托给了费迪南德•保时捷。作为一名优秀的汽车工程师,费迪南德•保时捷先生在1935年就完成了样车的制造。一年后,3款“VW-3系列原型车”在德国柏林进行展示。

在经历了各种严苛的测试后,第一代甲壳虫在1938年终于定型,但在当时它还没有自己的名字,大家还在叫它“Volkswagen”牌汽车。后来,一位纽约时报杂志的记者在文章调侃它像个小甲虫,没想到这个外号的传播速度惊人,渐渐地大家习惯了“Beetle”这个外号,于是在后来甲壳虫成为了它的名字。

但不幸的是甲壳虫刚诞生不久,二战爆发,甲壳虫的大规模生产计划也被无限搁置。直到战后的1945年英国人接收了沃尔夫斯堡工厂,伊万赫斯特(Ivan Hirst)少校在工厂的一个废弃角落里找到了甲壳虫的原型车,甲壳虫才得以再度复出,在他的努力下,仅用了1年的时间甲壳虫的生产线再度开启,到了1946年的3月,生产线每月已经可以生产1000辆甲壳虫车型。

此后的甲壳虫车型便开启了它的传奇销量之路,甲壳虫在1955年产量突破100万辆,1962年突破500万辆,1967年突破1000万辆。到了1972年甲壳虫以15007034辆的总产量打破了福特T型,创造了新的生产纪录。甲壳虫几乎无所不能,充斥在人们的生活中。

1978年后甲壳虫的生产全部转移到欧洲以外地区,2003年第一代甲壳虫在谢幕之际推出了3000辆Última Edición版本限量版车型,提供宝瓶蓝(Aquarius Blue)和满月米(Harvest Moon Beige)两种配色。

同年7月30日,最后一辆初代甲壳虫在墨西哥工厂下线,第一代甲壳虫的生产数字最终定个在了21529464辆。最后生产的一台蓝色终极典藏版被收藏在大众在沃尔夫斯堡的博物馆中。

我收藏的这辆甲壳虫就是1980年左右墨西哥生产的版本,在整个修复过程中最纠结的就是车漆颜色的选择,我开始在美国调色网站上寻找灵感,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甲壳虫历史上的蓝色居然多达100多种。是选择2003年的停产纪念版的水瓶蓝,还是在第二代甲壳虫上使用的heave blue(天蓝色),让我纠结了很久。

在多次调色实验之后,我锁定了这款名为Heaven Blue天空蓝的颜色,尽管在老甲壳虫上从未使用过这样的颜色,不过那种在任何光线下都能给人以明媚的心情让我无法拒绝。这完全是我想要的感觉!一辆随时看了都能让人像仰望蓝天一样心情舒畅的甲壳虫!

第二乐章:复古的小可爱

由于第一代甲壳虫后期主要在墨西哥生产,美国也因此保留了非常多的老甲壳虫,美国人对甲壳虫偏爱有佳。大众汽车看准这一市场需求,由美国Art Center设计中心对甲壳虫重新进行设计。1994年的北美国际车展上,大众汽车集团终于发布了名为Concept one的概念车。

4年后,第二代甲壳虫重新与大家见面。第二代甲壳虫是一款对老甲壳虫造型复古重现的产品,它不像MINI的复古之路那样在完全一样的位置复刻完全一致的装饰元素,甲壳虫更多的是在造型的线条勾画上重现了甲壳虫圆润的感觉。

相比只能在博物馆中看到的第一代甲壳虫,第二代甲壳虫离我们的生活就近了许多。第二代甲壳虫在2003年引入国内,在那个满是方头捷达桑塔纳的时代,这辆挂着大众车标的甲壳虫绝对是小清新一般的存在,俘获了无数少男少女的心。

这一代甲壳虫基于高尔夫四的PQ34平台打造,与第一代甲壳虫的后置后驱结构不同,这代甲壳虫改用前置前驱的布局形式。不但车身采用了三道圆弧作为设计语言,内饰同样采用了“圆”的主题,圆的仪表台,圆的空调出风口,圆的旋钮按键,一切元素组合在一起让甲壳虫的整体设计感更强。

第二代甲壳虫的内饰设计充满了浪漫,尤其是仪表台旁设计的插花孔位,增加了驾驶的情调与乐趣,不同的季节装扮上不同的植物,每次加速都花枝都仿佛在风中舒展摇曳一样。

这一代甲壳虫扮演的角色已经从第一代的“公民车”,转变成了时尚座驾。能拉多少行李变得不再那么重要,能拉风才是重点。在2003年,第二代甲壳虫推出了敞篷版车型,不过当时在国内的售价不菲,拥有一辆敞篷甲壳虫成为了我们这代人学生时代的梦想。

第二代甲壳虫的生产一直持续到2011年7月,这代甲壳虫的在谢幕之际先后推出了Blush、BlackOrange几款限量版车型,我觉得最漂亮的就是在2010年推出的一款的敞篷版的"Final Edition" 甲壳虫,限量1,500辆。它同样采用了淡蓝色的涂装,仿佛是对第一代甲壳虫Última Edición版本的致敬。

第三乐章:乐不宜迟

2011年,第三代甲壳虫在上海车展首发亮相。这代甲壳虫一改第二代车型圆润可爱的造型,在它身上可以看到很多第一代甲壳虫的影子,在向经典致敬的同时,整体外观变得更加现代,更具动感。

尤其是车尾部分,一改以往甲壳虫的溜背造型,加入了一个小尾翼的设计,让甲壳虫进一步变得年轻化。因为变得不再呆萌,甲壳虫不再仅仅是女生的最爱,它开始变得男女老少通吃。

那一则“乐不宜迟”的广告,相信大家记忆犹新。一群童心未泯的老年人尝试滑板、涂鸦、冲浪等一系列年轻人热衷的运动,似乎在重新激发自己内心那颗年轻的心,“乐,不宜迟”,那个属于所有人的甲壳虫又回来了。

这代甲壳虫在内饰方面的变化同样非常明显,整体内饰相比上一代科技感更强,尤其是与车身同色的中控台面板,让车主拥有了更多个性的选择。

相比第二代的浪漫风格,第三代明显偏向运动。平底的方向盘,为内饰增添了更多运动的氛围。第二代甲壳虫方向盘旁的花架,变成了仪表台前的三块仪表,分别显示机油压力、秒表和涡轮增压值。

当然不出几个更加彰显个性的特别版,甲壳虫的车迷们是不会尽兴的。第三代甲壳虫先后推出了Black Turbo、GSR、R-Line、Dune、Fender 等多个版本。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在2012年推出的60周年纪念版车型中,甲壳虫再次使用了蓝色的涂装作为经典车型的纪念与致敬。

安可曲:经典版发布

当然,一场令人难忘的演出最令观众们期待的就是最后献上的那几支安可曲。大众进口没有令甲壳虫的粉丝们失望,甲壳虫经典版正式发布,就像将演出推向高潮的拉特斯基进行曲一样,引领着粉丝们为甲壳虫再次击掌狂欢。

甲壳虫经典版再次选用了甲壳虫历史上经典的蓝色系涂装,甲壳虫经典版使用了织锦蓝、石墨蓝两款配色。

甲壳虫经典版将一切粉丝所爱悉数装配到了车身之上,前后保险杠使用了R-Line风格外观组件充满力量感。

后视镜采用了镀铬装饰,集成了LED转向灯,并配备了电动调节及电加热功能。

17英寸“Circle”轮毂采用了复古的盘式设计和镀铬装饰罩,凸显年代感,可以感受到第一代甲壳虫的韵味与情怀。

甲壳虫经典版配备甲壳虫经典版配备Composition Media 车载娱乐系统,6.5英寸彩色触摸屏幕,并拥有手机映射功能(App-Connect)、CD/MP3播放、收音机、AUX-IN接口、USB接口、SD卡槽、蓝牙连接等功能。手机映射功能(App-Connect)支持苹果 CarPlay、MirrorLink、百度 CarLife平台的移动设备连接,用户只需要通过数据线将手机与中控进行连接,便可将智能手机中的应用程序投射到6.5英寸车载屏幕上,轻松调用手机内的文件和应用,随时随地播放自己喜爱的音乐。

想要令经典深入人心,车内音场的打造必不可少。经典版甲壳虫装配了Fender音响,配合车内的三色氛围灯,可提供给驾驶员耳目一新的视觉、听觉效果。

动力方面,甲壳虫经典版搭载了一台EA211的1.2 TSI发动机,最大功率77千瓦,最大扭矩175牛·米,与之配合的是一台7速DSG双离合变速箱。

回顾甲壳虫80年的历史,它从来都不像一辆单纯的交通工具,它承载的不仅是人们的出行所需,还有一代又一代人对于快乐,对于年轻,对于梦想的追逐。

也许此刻,这个陪伴了我们80年的老伙伴也需要休息片刻,在这个汽油与电混战的时代与其不知所措,与其盲从,不如静静地献上一次深情的拥抱,沉浸在发动机的声浪中,享受此刻最美的年华。

对单一车型来说80年几乎跨越了整个汽车工业史。在中央美院讲述汽车设计历史时我很喜欢用甲壳虫作为范例。因为它在同一个车身构架下演绎了几乎整个汽车发展史。不同时代的技术成果和造型趋势在车灯等细节处被完美的融入其中。能经得住时间考验并且能够随时包容新鲜元素的的设计才是最时尚的设计,相信不久的将来,甲壳虫一定会载着全新的技术和设计元素再一次回到我们身边。

打开APP阅读全文
热门跟帖

暂无热门评论

读完,你有什么看法呢?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