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赵四:出离与返归》:第一本中国当代诗人斯洛伐克语诗选

斯洛伐克语,属于印欧语系斯拉夫语族西斯拉夫语支,和捷克语、波兰语相近,使用人数全球约600万人。近代政治家、民族革命家、诗人、语言学家路德维托·史都尔(1815-1856)被认为是现代书面斯洛伐克语的创立者。这一新的文学语言在中部斯洛伐克方言基础上加以规范整理成型,1843年,这一新的标准书面语言最终出台。这便是如今书面斯洛伐克语的缘起,也是我们眼前第一本中国当代诗人中的斯洛伐克语诗选《赵四:出离与返归(Zmiznutia a návraty)》所采用的语言。

《赵四:出离与返归》(斯洛伐克语版)

2015年,斯洛伐克举国隆重庆祝革命先驱、诗人史都尔200周年诞辰。是年秋,第13届“诗艺”(“Ars Poetica”,源于贺拉斯《诗艺》)国际诗歌节在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如期拉开帷幕。“诗艺”诗歌节一直以来以专业的诗歌精神、良好的行政组织、推广诗人的力度等品质在世界诗人中享有较高声誉和良好口碑,因而也是在2015年,被吸收为了欧盟“创意欧洲计划”的欧洲诗歌展台“Versopolis”(“背面城邦”)项目12成员之一。

这一年,在诗歌节主管马丁·索罗特鲁克(Martin Solotruk)的邀请和在“中国文化译研网”的支持下,赵四带队“中国主题”(另几位诗人是唐晓渡、宋琳、陈东东)出现在了布拉迪斯拉发的诗歌节上。马丁本人不仅是斯洛伐克年轻一代诗人中的佼佼者,也是一位优秀的译者,他翻译的英国著名诗人特德·休斯的诗集《乌鸦》在斯洛伐克备受好评。因而这样一位诗歌节主管组织的活动,也必然对翻译倍加重视。

赵四在“诗艺”国际诗歌节研讨会上

斯洛伐克知识阶层在历史上虽然可以说基本是捷克一手养大的,但即便在一家亲(捷克斯洛伐克时期)的当年,在历史学、包括汉学在内的东方学等一些学科中,斯洛伐克学者便有胜过捷克的表现。这次诗歌节为中国诗人们邀请的译者斯洛伐克科学院东方研究所的达尼埃拉·张·齐拉科娃博士(她的名字中有其华人前夫的姓氏,她也有中文名唐艺梦),便是比较文学专业出身的同学都耳熟能详的比较文学大家、著名汉学家高利克先生的学生、同事,她汉语流畅,笔、口译俱佳,斯国总理出访中国也点名要她陪同作口译。

几位中国诗人11月18号晚成功地为斯洛伐克诗歌听众带来了难忘的中国之声。赵四的个人表现更是令现场观众有持续的强烈反应,这使诗歌节组委会尤为惊喜,“诗艺”出版社负责人之一的马丁娜·斯特拉科娃(Martina Straková)朗诵会后当即决定,要在斯洛伐克国内申请翻译经费,邀请汉学家进行翻译,出版一本斯洛伐克语的赵四诗选,让这“代表了中国诗歌的真正进步”的诗歌能够更多地进入斯洛伐克读者的视野。

在前不久复旦大学和澳大利亚科廷大学联合举办的“中澳创意写作中心第四届国际年会”上,赵四在主题发言《诗人的内在与外在,中心与边缘》中,特别谈到了当时朗诵《小朵》一诗时带来的效果。

……与灾难唇齿相依的悲观往往是诗歌主要的能产源,当我怀揣巨大悲哀写下《小朵》一诗时,我的核心反抗是如何不靠言说,而是“创造”出一个真正的“小”,被挤压到星星点点的“小”灵魂在这个时代他/她能喊出什么样的凄厉之声。当这首以狂奔的速度为节奏、以身在边缘的“小灵魂”为主题的诗歌在一个成为中心的交流场域——2015布拉迪斯拉发第13届“诗艺”国际诗歌节上朗诵时,它为我带来了意外的好运,获得了一个成为某种固定中心的机会:诗歌节主办方当即决定将出版我的斯洛伐克语诗集,据说,这是当代中国诗人在斯洛伐克语中的第一本诗集。

这便是这本斯洛伐克语的《赵四:出离与归来》的诞生记。今年初冬,当汉学家唐艺梦来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交互访学时,随身带来了已经在斯洛伐克出版的该书。

汉学家唐艺梦来中国社科院交互访学之际带来了她翻译的赵四诗选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打开APP阅读全文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