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郑州男子制售戒烟产品被判刑5年罚款30万 疑因利益之争遭打击报复

用技术手段帮人戒烟,20多年来,年过七旬的易侧位老人一直认为,他从事的是个高尚的事业。但自从儿子因此被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刑5年,判罚金30万元后,易侧位困惑了!从事了21年的戒烟事业,产品有国家专利,生产经营有合法手续,咋会是非法经营?而该案也是国内首个因制售戒烟产品获罪案例。面对遭遇,易家人选择了上诉,4月10日,鹿鸣新闻从郑州法院部门了解到,因该案疑点多、争议大,二审法院终审以事实不清为由,裁定驳回了一审法院的判决,要求一审法院重审该案。

易侧位老人发明的戒烟产品

研究导弹防御的他,要研究戒烟产品

“我们的戒烟产品啥手续都有,咋就犯罪了?”4月8日,易侧位老人拿着郑州中院的终审裁定说:“要有个讲理地方!”他对郑州中院的二审裁定很满意,认为二审法官坚持了事实,认定一审判决事实不清,将案件发回重审。这让易看到了希望。而此时,其儿子易涛已被关押两年多时间。此前,儿子易涛因跟着他制售戒烟产品被一审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刑5年,判罚金30万元。

易侧位老人生于1945年,1970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毕业后在国防科工委研究导弹防御系统。1985年转业后到省计算机中心研究软件,曾获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老人平时不抽烟,也闻不得烟味。一次,同学聚会,他被烟雾缭绕的香烟味熏了出来。同学很无奈说:知道抽烟不好,想戒又戒不了。你搞科研的能不能研究个戒烟产品出来。

当时易侧位并没在意,但后来他发现身边好多朋友被烟瘾所害、甚至患病患癌,危及生命。1990年,他开始琢磨研究戒烟产品。

易侧位老人获得的专利证书

100位烟民,92人试用后10天戒烟

当时,国内并没有严格意义的戒烟产品概念!但由于烟瘾会导致疾病,治病必须戒烟,戒烟这个概念在医疗领域经常出现。研究戒烟产品,易侧位首先想到了自己一位蒋姓导师。蒋老师的爱人是北京同仁医院专治气管炎的专家,而治气管炎必须先帮患者戒烟。

蒋老师的爱人得知易的想法后,认为易做的是一个有利于社会的好事,在蒋老师爱人的指导下,易根据一种中药戒烟药方,结合世卫组织提供的尼古丁替代法戒烟原理,研制出戒烟药丸,给同学试尝。同学试用后说:味道不错,但吃药丸心里总感到别扭,能把药丸改成香烟状就更容易接受。易根据建议,1993年研制出了一种不点火的香烟形戒烟产品。1998年又研制出点燃形戒烟产品。产品主要由怀菊花、车前草、薄荷叶、金银花、银杏叶和甘草组成。用中草药制成中草药丝,同时采用尼古丁含量递减法,最终达到不知不觉戒烟效果。后通过对100位烟民10天实验,戒烟者有92人,明显减少吸烟的有8人(8人在10天后继续使用后也全部戒烟)。易侧位还将这种戒烟产品和制作方法以戒烟保健吸品为名申请了发明专利。

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

戒烟的遇卖烟的,利益冲突难相容

吸烟的危害已不容置疑。科学证明烟雾中有3800多种已知化学物质大多数对人体有害。尤其是香烟焦油含有几十种致癌、促癌物质。能在控烟上做些事情,易测位认为非常神圣。为此,他几乎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戒烟产品研发上,先后获得近十个发明专利。

但由于当时戒烟产品还属新事物,没明确归口主管审核部门,后经多方咨询请示,该戒烟产品最终以保健用品形式归属到省卫生厅的卫生监督处审核批准。经疾控中心检测,进行风险评估后,认为该产品适合戒烟人群,连续使用可达到有效控烟减害作用,可作为香烟代替品使用。省卫生厅以健字号批准同意该产品上市。(后因国家行政审批政策简化,该项审批划到河南省全民健康促进会审批)。

早在1995年,易侧位就成立了以其本人为法人的公司,办了营业执照,专门从事戒烟产品的研发。后来他还注册了商标、制定了企业标准、申领了生产许可手续。但易的戒烟产品推广的并不顺利,最开始他把戒烟产品放到烟酒专卖门店推广,随后被烟草专卖部门制止,烟草专卖部门向烟酒专卖店经销商说:我们是卖烟的,他是宣传戒烟的,戒烟产品会影响卖烟市场,不能进入烟草专柜。易侧位的戒烟产品上市受挫,很难大规模批量上市。最后只在商场一些保健品专柜和药店展示销售。

卫生部门颁发的健康用品生产认可证

被控非法经营,儿子被判刑五年

尽管很难,但易侧位一直在坚持从事着这项他认为有意义的事业,且一干就是21年,研发的戒烟产品也在不停更新换代,他甚至还把儿子拉入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但作为业内最早从事制售戒烟产品的从业者,易侧位坦诚:戒烟产品在国内一直处境艰难。在最辉煌时,国内从事类似戒烟产品的企业大概有20多家,河南大概有5家。后来,烟草专卖部门以原材料没经过批准、非法经营为由进行打击,后来除易侧位的企业外,全国仅有两家生产该产品的企业,江西南昌一家、广西南宁一家。

易侧位说,即便遭打击,其他戒烟企业的遭遇也仅仅是企业被整垮,无法经营。而让易想不到的是,他家却遭遇牢狱之灾。2016年1月5日,郑州烟草专卖局的工作人员来到易的公司,以接到举报,指其公司涉嫌非法生产卷烟为名进行查处,并现场查获戒烟系列产品3659条及卷烟器械等。烟草专卖部门认为易的公司没烟草生产销售许可证,使用卷烟纸、过滤嘴及烟草器械制作生产含有烟草成分的卷烟产品,涉嫌非法经营。同年1月25日,易的儿子易涛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拘留。事发一年十一个月后,法院认定被告人易涛构成非法经营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处罚金30万元。

卫生厅出具的戒烟产品风险评估意见

疑点重重,疑因利益之争遭打击

“发明专利、营业执照、商标、生产许可证都有,咋就违法了?”易侧位的戒烟产品是戒烟保健品?还是卷烟产品?不仅易侧位困惑,连执法部门也拿捏不准。事发后,2016年1月5日前后,烟草专卖部门查处该案后,将案件移交到生产经营所在的南阳路公安分局立案,但南阳路公安分局以证据不足为由拒绝立案;同年1月10号,该案又在其公司所在地的丰产路公安分局立案,该局也以证据不足为由未立案。有关部门几经协调,直到同年1月25日,易的儿子才被拘留;同年3月4日,易的儿子被捕。2016年5月4日,该案被移交法院后,分别在2016年6月17日、7月15日,被法院退回。2016年5月30日、8月15日又两次延长审查起诉,直到2016年9月1日才正式向法院公诉。

一审法院直到2017年10月30号才对该案做出宣判。而此时离案发已过去近两年时间。期间,易曾以行政诉讼方式将郑州市烟草局(前身为烟草公司)起诉到法院,称其公司是经工商部门批准依法成立的合法企业。经营范围是包括戒烟产品的生产销售,生产的产品在河南省全民健康促进会、河南省卫生厅进行了评估,在省疾控中心进行了检测,评估结果及检测结果均符合标准。其生产的是戒烟产品,并非烟草制品,不属于烟草部门的许可范围和管辖范围,烟草管理部门无权对其执法。怀疑烟草部门是因为利益冲突滥用职权对其进行打击。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行为违法,返还扣押产品。赔偿损失20万元。2016年6月30日,该案被法院驳回。

卫生健康促进会出具的戒烟产品风险评估意见

事实认定不清,二审要求重审此案

刑事方面,一审法院宣判后,易家选择上诉。易除认为被告主体错误外,还认为一审法院所有判决量刑依据,就是烟草专卖部门出具的6份不同产品的鉴别证明,这6份证明易除在法庭上见过外,之前并不知道有此证明。6份分别只有一页纸的鉴别证明日期均为2016年1月6日,委托单位是郑州烟草专卖局北城区直属分局,鉴别单位是国家烟草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鉴别证明均认为:烟草专卖局所送6份戒烟产品样品烟丝的烟碱含量为3.07MG/G、本草清肺戒烟灵含量为1.94MG/G/、汉草清肺戒烟灵含量为2.20MG/G、清肺戒烟灵含量为3.38MG/G、尼古清人参吸品含量为1.88MG/G、易星戒烟灵含量为1.94MG/G,判定样品烟丝含量有烟草。包装符合卷烟纸特性,外观有有卷烟产品的特征,最终判定为卷烟。

烟草局出具的鉴别证明

对上述证明,易一方除认为,这个位于郑州的烟草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和郑州烟草专卖部门之间有说不清的关系外,鉴定物品来源是否是易家的戒烟产品,因检材没有当事人签名无法说清。此外,烟的检验程序非常复杂,一天检验一份就不错了,上述检测一天之内检测6个产品,其真实性让人怀疑。

而检验依据是烟草行业标准,主要检测烟碱含量8MG/G-41-MG/G烟草样品,而易的产品是中草药戒烟产品,无烟草成分;原料是植物的叶花,却被检测出含烟碱量甚至超过香烟含量(香烟烟碱含量标准为1.2MG/G以下)。而易的戒烟产品经省卫生防疫站多次检测均无毒无害,经上海权威单位检测没有烟碱。易对该鉴别证明的真实性提出质疑。而有专业人士指出,专业的鉴别一般会有鉴定机构的资质证明、鉴定人员的签名和检测报告,而该鉴别证明并无鉴定人签字,也没提供资质证书和鉴定报告。庭审期间,易要求公诉方提供鉴定人名单及资质证书,要求鉴定人出庭,或要求重新鉴定。一审没采纳。

一审宣判后,易涛以其无罪为由提出上诉。二审期间,易再次提出该疑问,二审法院对该案相关疑点进行了认真审查。2018年2月,二审法院审理后也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最终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撤销了一审刑事判决,终审裁定发一审法院回重新审判该案。

易希望再审法院能查清这些事实。

目前,该案仍在审理中。

来源:《时代报告》鹿鸣新闻

打开APP阅读全文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