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文化」真的看不起「网络小说」吗?-凤凰新闻
立即打开

「主流文化」真的看不起「网络小说」吗?

知乎日报

2017/01/02 18:45

题图来源:《琅琊榜》

知友 | 唐缺

主流文学界的确曾经看不起网络文学,而且是非常非常看不起,但他们却在不断地改进、包容、吸纳,调整自己的认知和心态,体现出海纳百川的气度和三人行必有我师的谦逊。

反倒是那些根本在文学领域毫无建树连门槛都没摸到的门外汉们,最喜欢抱着主流文学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2007 年前后,我媳妇儿在中国主流文学选刊的国家队《小说选刊》编辑部工作,除了日常从各地文学杂志里挑选文章外,还有另外一项任务:负责一个叫《网叙事》的栏目。

这个栏目就是每期上一篇中短篇的网络文学小说或者发表在杂志上的类型文学小说,题材类型不限。

这个栏目上过刘慈欣的《乡村教师》,上过今何在的《中国式青春》,上过一位晋江耽美作家的非常有趣的短篇《二爷厉害》。对于当时的主流文学界来说,这个步子算是迈得相当大了。

我媳妇儿举贤不避亲,也推荐过我的一篇当年贴在榕树下的校园爱情小说,没想到主编和编辑部的几位老师十分喜欢,不但上刊了,还邀请我去编辑部做客。我们聊天的时候,几位老师都专门提到了他们对网络文学以及非网络载体的新兴类型文学的重视。

后来通过我媳妇儿牵线,他们还和《九州志》《幻想 1+1》《科幻世界》交换过广告。嗯,在那一堆神功啊、发财秘笈啊、速记妙法啊之中,《小说选刊》的广告可能是科幻世界历史上的最高逼格广告了……

同样是在 2007 年,我写完了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九州·龙痕》并在九州志上连载,看名字就知道这又是一篇非主流的奇幻题材的东西。

结果发表之后,和小说选刊齐名的《小说月报》的两位编辑找到了我,说小说月报正在尝试做一个类型文学增刊,感觉龙痕有比较浓重的主流文学味道,可以拿去做主打。

后来那个增刊真的做出来了,上面刊登的全都是从类型文学杂志和网文里选出来的「不登大雅之堂」的作品。

我和那两位编辑后来一直保持联系,他们还牵线帮另外一家专做主流文学的出版社(抱歉我一下子想不起名字了)也做过类似的出版物。据我所知,还有类似的机构专门策划过起点流长篇网文的出版,可惜难度太大,最后没有做成。

前几年,我在豆瓣阅读发布了北漂题材的长篇《我们游向北京》,那是我写了那么多年的三俗地摊流小说后第一次尝试现实题材,没想到被人民文学出版社看中了。

人文社的逼格不用多说了,为了这点儿逼格,我也果断放弃了另外一家条件开得更高的出版机构,把书交给了人文社出版,算是完成某项人生成就。

后来,这本书的责编找到我聊天,居然问起了我的九州小说的再版问题。原来人文社也开始重视这些年来蓬勃发展的类型文学和网络文学,想要在这方面做一些事,争取「在主流和非主流之间搭起一座桥梁」。当时江南的《缥缈录》就已经是他们的重点项目了。

当然,人文社比较谨慎,到去年才把缥缈录正经弄出来。但这个步子也不算小了吧?

回到正题,为什么网络文学经常被看不起?因为这种特殊的写作和发布形式确实是存在很多问题的,尤其是下手门槛过低这一点,导致任何一个读完了小学会上网的人都可以注册一个账号开写「网络小说」。

你点开一个网文网站,很有可能 99.9%的成品连最基本的文字通畅都做不到,更别提进一步的叙事功底、人物塑造、思想情感等等了。

所以你要说「网络文学总体质量低下」「绝大多数网文都难以入眼」,这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同样的道理,那么大的绝对数量,你要说每一篇都是垃圾?你要说每年都出不了那么若干篇有水准的?从概率上来想也不可能啊。

而对起点流长篇日更网文来说,另一个比较要命的问题就是要求日更以及要求庞大的篇幅,这导致了作者在创作方面受到相当多的制约,无法精雕细作、编到哪儿算哪儿甚至不得不灌水,后续出现新思路也无法修改,这也极大制约了长篇网文、尤其超长篇网文的质量——我就是因为不能接受这种写作方式才不写网文的,其实我很羡慕跳舞啊蹭饭的蛤蟆啊他们那么有钱……其他为了追求点击而各种堆砌「爽文」,各种套路各种低级感官刺激,更是网络小说的沉疴,需要大幅度的改进和摒弃。

然而,所谓「网络文学」,如前所述终究只是一种写作和发布的形式,到现在也不过有十多年的历史,仍然有很多改进的余地。

例如上一段提到的超长篇幅频繁更新追求点击,随着这两年 IP 热的兴起,对于不少知名网文作家来说,网站点击订阅的收入可能已经只占小头了。

那么,他们完全可以有精力改变写作模式,去搞一些更加放缓速度追求质量的东西。说真的,不要小看网络作家们,光我知道的就有好几位当年曾经在主流文学杂志发表过作品。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知乎日报 App

相关阅读
热门跟帖
去凤凰新闻看更多评论(0)
自媒体精选
正在载入...
没看够?去凤凰新闻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