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我是她的天,不能塌”

东方IC

2017/01/12 09:47:44

1/72017年1月12日,今年40岁的赵怀军5年来,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脑瘫女儿赵壮壮。仰卧起坐、蹲起、跪起……重复上百次后又搀扶着女儿慢慢练习走路。这样一整套的训练,每天要进行3遍,日复一日,从不间断。在这间不足20平米的小屋,是父女俩生活的地方,除了两张老式木床,一台老式电视机成了家里最值钱的东西。有记者初见壮壮时,他躲在赵怀军的怀里,见到陌生人,他显得有些激动,不停地咧嘴笑。“他在向你们表示友好。”赵怀军说。来源:东方IC
2/7“2011年,壮壮降生,我和妻子寄予这个生命无限的希望。”可喜悦很快被现实击碎。在壮壮20个月的时,赵怀军发现她既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后来被确诊为脑瘫。妻子因不堪重负离家走了,至今没回来。“这个家只有我们两个,离开我,她就活不下去了。”赵怀军说。作为一个父亲,赵怀军面对女儿患病的事实,他不甘心,更不死心,决定不惜一切为女儿治病。
3/7“没有她之前,我一直在长春做生意,不说富有也算小资。这么多年为了给孩子治病,积蓄花光了,还欠了一些钱。”赵怀军说,女儿三餐都要人喂,大小便离不开人,生活不能自理,赵怀军只能又当爹又当妈的悉心照顾。“当时没有想太多,我只有一个信念,我是她的天,不能塌。”赵怀军说道。
4/7尽管生活很艰辛,赵怀军还是硬着头皮四处求医。从北京到上海再到广东,几乎国内治疗脑瘫的权威医院,赵怀军都带壮壮去过,每次他都忐忑着,希望能听到哪位医生告诉他说孩子的病情还有治疗余地。“北京的专家告诉我,如果坚持康复,还有有可能恢复到生活自理,否则只能瘫痪在床。”这个结果让赵怀军不愿相信却又无可奈何。面对高昂的康复治疗费,花光积蓄的赵怀军仍不愿放弃。赵怀军说:“她是我的女儿,只要我活着,我就会好好照顾她!”
5/7这么多年来,赵怀军成了女儿身体的一部分。女儿全身每一个部位需要动,都要他来帮着做。女儿手指握住了,需要他帮着掰开;胳膊腿需要转换一下位置,需要他帮忙摆正;很多时候,女儿全身会团成一个圆疙瘩,疼得不住叫嚷,也需要他一点一点为女儿舒展开。
6/7天暖和他就抱着壮壮去长春,靠着到公交站点卖卡套,积攒康复治疗费用。“每天6点出门,晚上七八点才能回家,最远从长春火车站走到了世纪广场。我还扛过水泥、搬过砖头,只要能挣钱,干啥都行。”赵怀军说。图为赵怀军带着女儿遛弯。
7/7“我不会放弃,我把他带到人间,不能给他舒适的生活已经很对不起她,我要用自己的生命承担起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赵怀军说,不梦想她跟普通孩子一样,只希望她能自力更生,活好自己的人生。
热门跟帖
去凤凰新闻看更多评论(0)

精彩推荐

从北漂农民工到出场费10万

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