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北影女生遭性侵忍辱多年,发声后却被同学联合孤立…

北影性侵案又出后续,同班同学联名洗白撇清关系,为什么没人在意那个女孩被毁掉的青春?

这两天,关于北电学生阿廖沙遭性侵一事又有更新。微博上,有一位自称阿廖沙同学的北电毕业生,称自己也曾在上学期间遭到教授们的敲诈,并愿意为阿廖沙说的话作证。

几乎同一时间,一位名叫“东京租房ZHAO相机”的网友在微博上公开发布了《关于“北京电影学院性侵事件”的班级集体声明》,该声明认为事件相关班主任朱炯没有任何过错,反而是此事的受害者。

同天晚上出现两种走向完全不同的论调,这让小妹看了有点懵,而北影至今并未给出任何官方的答复,阿廖沙自身也不愿再进行维权。

我是回顾分割线

日前,一位在北影读过书的女生阿廖沙,通过朋友圈发声,称自己曾经被班主任的爸爸性侵过。随后,一位自称阿廖沙好友的微博用户@宋泽尘Leslie_AM,将朋友圈内容公布出来。

据阿廖沙描述,2011年9月,自己经大学老师吴老师介绍认识了一位摄协老前辈。受邀去了老前辈家里后,她被性侵了。这位老前辈正好是她班主任朱炯的父亲朱正明。

朱炯,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副教授,也是贾樟柯前妻,目前仍在北影任职。

阿廖沙称,自己被性侵之后,由于自己的维权行为(公开提及性侵)招致了系里老师的一致打压,凡是班主任朱炯任教的课程都是59分,不能通过。而系主任宋靖则为其特设专座,羞辱阿廖沙。

后来,阿廖沙因为多门课程没有通过而无法获得学位证及毕业证,并且拒绝了学校要求的重修。

而阿廖沙的父亲,甚至因为害怕女儿继续受到排挤,还会在过年时给班主任发拜年短信。

微博最后,宋泽尘在微博中补充了一些网友的疑点,声称阿廖沙在遭受性侵后,曾经报警,但碍于缺少物证,最终不了了之。

这一说法得到北影摄院同级同学的认证,称阿廖沙曾经试图将消息发出,但被迫删除了。

宋泽尘还说,如今旧事重提,也并非想要维权,只是因看到台湾女作家林奕含遭性侵自杀事件,有所感慨。

随后,疑似阿廖沙本人也在微博中再次承认此事,并称自己“不回应,不解释,无意传播。”

自始至终,阿廖沙及其朋友宋泽尘的态度都是,有感而发,旧事重提,不想炒作,专注当下。而阿廖沙也并未再针对此事作出更多回应。

事情很快发酵,很快便有阿廖沙同级学生出来作证,在知乎上实名回答了相关问题。

魏艾迪称自己是与阿廖沙同级不同班的学生,当年宋靖曾因个人利益,开会要求学生孤立阿廖沙,并以毕业证威胁。

 

随后,有媒体联系到文中涉及的班主任朱炯,朱炯给出的回应是:不是当事人,不好说什么,应通过法律部门解决。

至于涉嫌打压阿廖沙的系主任宋靖,则回应称阿廖沙之所以没有毕业证完全是因为功课不及格,自己没有权利打压学生。而阿廖沙这种做法,宋靖直接呛声:“炒作。”

当日下午,北京电影学院通过官方微博出来回应,称将对此事展开调查,并会将调查结果公布出来。

时值今日,北影方面仍旧未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但却有网友放出了疑似北影摄影学院的通知,通知称阿廖沙的声明为不实谣言,并叮嘱同学做好删帖工作。

甚至有网友发现,事件曝光后,在微博热搜榜的排名上也是迅速跌落,短短十几分钟便从第7跌至41名。

还有网友想买热搜买热度,但遭到微博的拒绝。

现在为止,几方的态度都很玩味,每个人都避重就轻,没人针对此事作出正面的回应。关于阿廖沙遭性侵一事,5月12日晚,阿廖沙的一位同学在微博中发表文章公开评论,并放出了班级合影。

在这张照片中,班主任朱炯站在正中,这位同学还特意指出,照片中高举双臂的人便是事件女主角阿廖沙。

阿廖沙本意无心炒作,但这位同学把阿廖沙的照片直接爆出来,又是什么意思呢?

写作这篇文章的,是阿廖沙休学又复学后所在班级的同学。文章中提及,班级里的每个人都和班主任朱炯关系很好,朱炯经常会将同学们推荐给业内大拿,助其成长,在他们眼里,朱炯成了这件事无辜的受害者。

至于性侵事件,这位同学的解释是:由于我们对真实事实不了解,也不便做过多评论,希望法制能还大家一个真相。并且再次帮班主任撇清关系。

通篇冷漠言辞,与阿廖沙曾提到的同学避之不谈完全吻合。

随后,这位同学再次出手发文,与同班其他同学联名为班主任朱炯正名。

不过这两条微博现在已经被删除了。

 

关于阿廖沙遭性侵一事,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阿廖沙所经历的,属于权利碾压型的性侵,在法律上,只要是拥有权力的一方与其下属发生关系,无论下属是否愿意,都应判定为性侵行为。

而可悲的是,越是这样的关系,受害者越缺少能力条件站出来指认性侵行为,林奕含事件如此,阿廖沙的事情更是这样。受害者苦于受制于施暴者,往往选择逆来顺受,忍气吞声过一辈子。

相比林奕含被影响一生草草结束生命,阿廖沙的行为已经极其勇敢。但这种勇敢似乎并不为大众所鼓励,阿廖沙与男同学提及此事,却遭到男同学排斥甚至被删除好友。甚至有人表示,这也不是第一次,怎么你就叽叽歪歪?

也许是因为她性格爱玩爱闹、“看起来不可怜”,身边的人认为她“负能量”、“小题大做”、“和男老师关系不正当”、“人品恶劣”。阿廖沙说,或许是因为自己“夜店咖,看起来不可怜。”所以同学们并不认为她被性侵是一件什么多了不起的事情。

而事实证明,性侵事件给阿廖沙带来的影响几乎是转折性的,阿廖沙的朋友说,这件事的阴影让她焦虑到一直需要精神药物治疗。

关于阿廖沙精神状态的问题,北影方面一开始的态度也很诡异,居然直接说,该生患有抑郁症,其说法并不存在,所以这是名正言顺的辟谣?

先不说阿廖沙是否患有抑郁症,就算患病,什么时候抑郁症病人说的话就一定是谣言呢?

事件曝光了,涉事老师高高挂起,北影官方极力打压,就连当年的同学也丝毫不留情分的维护老师。

这种同班同学联名表态撇清关系的态度实在让人感到迷醉,面对阿廖沙的倾诉,班级同学仅以一句“不了解事实”就匆匆打发,对阿廖沙可能经受的身心折磨视而不见,为什么大家都在主观臆断,却从不在意一个女孩被毁掉的青春时光?

阿廖沙说,自己遭受性侵,所控诉的并不是那个施暴的变态,真正给自己造成巨大伤害的,是学校老师的排挤,和同学们的冷漠与嘲笑。

很多时候,让人受尽折磨的不是性侵事件本身,而是这之后冷漠群众的恶意揣测甚至攻击。当一个女孩站出来指控性侵,迎接她的是一群人的无端质疑,仅仅是因为自己爱泡夜店爱抽烟?

当一个女孩终于将陈年痛处公之于众,遭到的却是讽刺和呛声“炒作”?

当一个女孩与看起来关系不错的同学倾诉内心的秘密,反而却面对了冷冰冰的墙和“正义”的孤立?

林奕含接受采访时曾说,很多人在写作悲剧时,抱着希望这种事不会再发生的心情,“我很确定,这样的事仍然会继续发生”。

而这样的事,一天得不到正视,便永远无法杜绝。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没看够?去凤凰新闻看更多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