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吴晓求:我对中国金融未来不悲观 不会出现大金融危机

3月23日,由凤凰财经研究院主办的“博鳌·凤凰之夜”交流晚宴在博鳌亚洲湾酒店举行,就“2017年经济形势与投资机遇”进行展望与分享。此次交流会就“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政策研判”、“中国金融的风险与监管”以及“新经济的机遇与风险”话题进行了讨论。

在谈到中国金融风险与监管时,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表示,从现在来看,我对于中国金融的未来并不悲观,我不是悲观派,我不认为未来会出现像海啸那样的金融危机。但是局部一定存在风险,而且局部金融动荡、金融风险是一个国家金融体系健康的基石,我们不可以把局部的风险统统掩盖掉。

以下是发言全文:

我说两个层面的问题,第一,中国金融体系的风险结构正发生变化,这个主要基于两个层面:一个就是创新。金融创新都是基于脱媒,脱媒是创新的主要表现方式,脱媒最重要的就是绕开资本监管创新工具,所有创新都是来自于低消耗的资本或者根本不要资本,进行产品创新,这个是非常清楚的。

第二,金融技术的发展。脱媒迎来了绕开资本监管的创新和新技术的发展,进而改善了整个中国金融结构,这是非常明确的。传统金融都是依靠资本是否充足来监管完成的,所以在传统体系下可以看得到资本监管是核心,也就是说核心的金融风险来自于资本不足,所以要以资本充足率为基石展开一系列的监管指标设计,这个设计主要是应对资本充足对冲金融活动的不确定性。

现在金融体系的风险结构发生了变化,发生变化来自于金融资产结构的变化。证券化金融资产占比不断提升,证券化金融资产的风险核心是透明度,已经跟资本充足没有太大关系了。也就是说,我们过去更多的是资本不足带来的风险,现在可能更多或者说正在走向资本不足与透明度不足并行的风险,这个非常重要。也就是说,这些金融产品更多的是作为一种资产管理的产品出现,所以来自于透明度的风险可能慢慢成为中国金融市场乃至整个金融体系里面最重要的风险,所以这方面要有深度的思考。中国金融监管架构要改革,我们谈中国金融监管架构改革主要是基于中国金融体系内的产品结构,以及产品结构之上的风险结构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面对这种结构性的变化,我们的监管架构覆盖不住既有风险。

从现在来看,我对于中国金融的未来并不悲观,我不是悲观派,我不认为未来会出现像海啸那样的金融危机。但是局部一定存在风险,而且局部金融动荡、金融风险是一个国家金融体系健康的基石,我们不可以把局部的风险统统掩盖掉。在中国金融体系中,可以看到几个市场,比如汇市、股市、房市、债市等,包括银行间市场、信用市场,有一些潜在风险,除非是这些市场共同带来风险才会造成金融危机。汇市不会出现严重的人民币汇率危机,很难出现货币危机,人民币的适度贬值是正常的,我们似乎不会允许股票市场大幅上涨,这个理解有些问题的。同时银行全面的信用危机是不存在的。这里包括汇市的下跌、房市的大幅度上涨把危机慢慢消耗掉了。这个消耗非常有趣的,最终表现金融体系相对稳健。所以,我们把房价上涨、人民币适度贬值看成好事,似乎有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

所以,长期来看对中国金融没有那么悲观。

责任编辑:谭红朝 PF009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没看够?去凤凰新闻看更多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