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在台抗战老兵邓咸欢:两次在日军轰炸中逃生

邓咸欢

嘉宾简介:邓咸欢,在台抗战老兵,1920年生,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十六期。

本文系凤凰网历史频道对话在台抗战老兵高泽沛文字实录,采访:周昂,整理:王诗云

两次在日军轰炸中逃生 决心杀敌报国

凤凰历史:您当初为什么会决定报考黄埔军校,参军抗日?

邓咸欢:我18岁从军,那是抗战的第二年,那时黄埔军校还叫陆军军官学校,刚好在进行第16期招考。

那时,刚好200师机械化部队的上校支队长住在我家里。我在学校里有个军训教官,他是黄埔学校第七期的学生,和上校支队长是前后期同学,支队长是第六期的,他们同属一个兵科,互有联络。本来,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考军校这回事,乡下也没有报纸、收音机,是他们部队里得知,军校在南昌招生的消息,我的教官就让我赶快报名参加考试。那时我连交通工具都没有,教官和支队长就用机械部队的三轮摩托车,把我带到南昌去报考。

所以,如果没有这位军训教官,我考军校的几率很渺茫。教官和支队长不但鼓励我去报考,用交通工具把我送去,还向军校大力推荐我,说我这个青年学生有爱国热忱。

我报考的头一天检查身体,第二天进行笔试,笔试结束以后,日本空军来空袭了,我就跑到防空洞里去,防空壕很简陋,也没有盖子,我当时拿了一个书包,炸弹呼呼地掉下来时,我就把书包顶到头上。解除警报以后,我拍掉身上的灰,把书包从头上拿下来一看,书包破了两个洞,是弹片打的。换句话说,如果我没有用书包来保护头,可能就完蛋了。所以,我对日本人恨之入骨,因此下定决心,非要杀敌报国不可。

考取军校后,我就到了四川。因为学校从南京搬到四川去了,军校十三期、十四期的学员是从南京出发,一直步行走到四川。我们十六期的学生,是考取后再到成都去,受训两年多。抗战胜利的前一年,我快要毕业了,军校的营房被日军轰炸,我又一次大难不死。老百姓的死伤更不要谈了,太多了。

凤凰历史:家里人愿意让您去上军校吗?

邓咸欢:我是家里的长孙,我的老祖母很反对我上军校。她的观念是,好男不当兵、好铁不当钉。家里的妇女,比如我的婶娘和母亲,她们也很反对,认为当兵打仗是要卖命的。可是我的父亲很开明,因为他同我的教官进行联络后,教官向他分析了利害。教官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有一颗热血沸腾的爱国心,从军热潮风起云涌。当时我有一个堂哥,他同我一起报考黄埔军校,但他没有考取,进了湖南的中央军官学校。那时的年轻人有很多报考军校、财务学校、医务学校的。一般的老百姓也都知道要打日本鬼子,因为日本鬼子侵略我们,激起了大家同仇敌忾的心理。

小炮打下八架日军飞机 大后方也能创造奇迹

凤凰历史:能给我们讲一讲您第一次上战场的经历吗?

邓咸欢:1940年,我从军校毕业,1943年进入空军的陆军部队。当时,黄埔军校有一个教导总队,是当时国军最精锐的部队。由于那时空军刚刚萌芽,飞机、飞行员都是国家之宝,所以就由教导总队调了一部分干部,组建了一支陆军部队来保卫空军,其中大部分军官都是军校毕业的,但是很多士兵都是自愿当兵,他们大多是学生和爱国青年,所以这支部队的素质非常高。我那时就到了这支空卫部队,它的番号叫空军航空特务旅,实际上只有几个团的兵力,负责守卫全国的机场。

我参加这个部队后,本来都是在后方工作,应该是没有机会作战的。可是,我们对空作战,也就是同日本的飞机作战。日本人瞧不起中国的军队,认为中国的军队没有战斗力,更谈不上防空,所以他藐视你、瞧不起你。

那时,我们一个营配备一个小炮连,小炮连是德国的苏罗通炮,擅长打低空。日本的飞机很嚣张狂妄,它采取低空飞行,没有想到我们有小炮连。那时只有政府和重要机构才能配置对空防空炮,机场没有,但我们用小炮和重机关枪、步枪一起对空射击,打下了8架日军飞机,可以说是创造了奇迹。这不是我讲空话吹牛,这是事实。

那时候有句话,叫“抗战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东南西北”,前方用机关枪、大炮拼刺刀,我们在大后方同样可以打下飞机,所以前方、后方是完全一样的。虽然在大后方,可我们依然战果非凡。按理说,用小炮和机关枪打下飞机,这在战事里很少见,但既然能够这样,就表示它的战斗力和革命精神战胜了一切。但是我没有亲自打过或指挥打过飞机。

当连长时动员十万民兵 亲自带队修机场

凤凰历史:能给我们讲讲您的亲身战斗经历吗?

邓咸欢:不能说是我亲身的战斗经历,我也是间接参战。抗战时,美军参战攻打日本,但美国的重轰炸机,在大陆所有机场都无法起飞降落,所以我们在四川大后方,要扩大修建机场。因为我是连长,就亲自带队,在机场里动员了几十万民兵,男女老少一起修机场,那时没有机械化,一切都靠人力,老百姓先用肩挑石头,再拿锄头、钉锤把石头打碎了拌洋灰,才能修跑道。

机场修好以后,美国的B-29轰炸机就进驻了,进驻后,美军就要轰炸日本在大陆的占领区,也就是沦陷区,包括台湾。这里有很多人误解,盟军飞机到台湾来轰炸,不是对不起台湾人吗?其实,他们理解错了,盟军炸的是日本的飞机,后来在广岛、长崎丢了两颗原子弹,这是抗战胜利的关键因素。那时我在机场里是地勤,帮忙给美军的飞机加油、挂弹,也等于是同美军并肩作战了。

凤凰历史:您觉得日本军队的战斗力怎么样?

邓咸欢:我们中国军队与日本军队,可以说是不能比的。现在世界上最强的两个陆军国家,一个是德国、一个是日本。洋枪、大炮、坦克,它们都有的是。拿空军来说,那时的中国空军,300架飞机还不一定全部都能用。而日本有2000多架,等于是70比1的比例,我们根本是鸡蛋碰石头,怎么能打得赢?

那时,国军有的部队,还不能保证一人有一支步枪,那么这个部队怎么去和重机关枪、大炮、战车对抗?当时我在部队里,都没有听过我们有战车,以后才慢慢地到外国去买,因为自己不能制造。我们空军部队,用的枪是德国的,这是国军部队最好的枪,一般的地方部队只能用79式步枪、汉阳造步枪,还有日本的38式步枪。所以七七抗战开始后,蒋介石才说先不要抗战,实际上我们没有力量去抗战,那时国军真的很脆弱。

与美国空军共事愉快 最大困难是语言不通

凤凰历史:您当时在空军部队时,对陈纳德有了解吗?

邓咸欢:陈纳德是空军的退伍军人,那时,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在美国的外交做的很好,唤起了美国退伍军人同心敌忾的心理,所以他们自动组织了“飞虎队”,来支援我们国军作战,支援抗战。陈纳德是将领,我们很怀念他。

我有一个同学,他是黄埔军校15期的学生,在美国做飞虎队员。后来,台湾的著名代表,以及退伍军人协会的主任委员曾亲自到美国慰问他们。这位飞虎队员,也曾在台湾庆祝抗战时回到台湾,马英九为他颁发了胜利勋章。

那时飞虎队同我们中国空军是合作的。比如说,轰炸一个目标,有时是我们中国飞行员去,有时是美国飞行员去,双方合作非常密切。我们的飞行员跟他们就像难兄难弟,他们能够为我们作战,是很不容易的。那时美国飞行员背上都写着中文:他是盟军协作中国抗战的战友,假如有突发状况,要全力救助。因为很多飞行员遇到状况时,会跳伞下来,需要老百姓的保护,背后的中文等于告诉老百姓,他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不然老百姓分不清日本人和美国人。

凤凰历史:您觉得在抗战时做地勤工作,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邓咸欢:最大的困难是语言不通。譬如说,美国的医疗设备,比我们国军强很多倍,我们身体不舒服去看病,他们的医生又不问你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直接给我们看病。可是我们不会讲英语,只好指手画脚,比划哪里不舒服。美国人也没有办法讲国语,所以沟通上比较困难。但总体来说,跟美国人的合作是比较顺畅的,美国人看到中国人就会说“Chinese挺好”,还竖起大拇指。

抗战胜利后兴奋得一夜未眠

凤凰历史:1945年宣布抗战胜利时,您当时在做什么?您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什么反应?

邓咸欢:那是1945年8月14号,我在美军的B-29轰炸机基地当连长。当时因为消息不灵通,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机场里信号弹、照明弹打的满天,美军的手枪、卡宾枪也在打,整个机场歌声震天、通宵达旦,大家狂欢庆祝,我们才知道,广播说日本天皇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们的心情非常振奋,一夜都没睡觉。

当时,我一方面想到家里在逃难,得到抗战胜利的消息后,想知道一家人到底逃到了什么地方,现在过得怎么样,很关心家里的安危。同时我在想,日本是强敌,我们的国军很落后,按道理说,根本不可能打胜仗,那么我们为什么能够胜利?

这里面,发扬民族的牺牲精神很重要。抗战时,不管是军人还是老百姓,凭持的都是前仆后继的民族情操,和不屈不挠的英勇的奋战精神。全国军民一起行动,惊天地泣鬼神,非常伟大。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作者:邓咸欢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没看够?去凤凰新闻看更多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