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夏穗生:中国器官移植奠基人

夏穗生家庭。刘伟雄 摄

深圳晚报记者 周倩/文

今年已93岁高寿的夏穗生,是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外科学家,器官移植专家……各项头衔有长长的一串,这些头衔和荣誉是他几十年来医学事业的写照。但在这些头衔背后,他只是一个简单的专业主义者——毕其一生之力,做好一项研究,用66年的时间深耕器官移植这一领域。他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器官移植研究所,翻译了第一篇国外介绍移植的论文,培养了中国第一例存活最长的肝移植手术……他的事业为人类带来的福祉将延及此后的无数代人。

在肝胆外科大放异彩

1952年,夏穗生和同是同济医学院毕业的石秀湄步入婚姻殿堂。石秀湄从此成为夏穗生的贤内助,她在工作之余,承担了所有的家务,夏穗生则心无旁骛地扑在工作和研究上。即使在文革那几年中,他被取消了医生资格,调去门诊叫号,晚上回家后也照样继续看书写东西。

当他们从同济医学院毕业,夏穗生选择了外科,成为一名年轻的外科医生。刚出校门没有多久,就掌握了直肠、肛门的手术技术。50年代,肝脏手术在中国还是一个禁区,但夏穗生用自己精湛的刀术,实施了国内第一台成功的肝叶切除手术,并于1957年发表了第一篇关于肝切除的论文,详细阐述了肝门血管胆道分布规律。随后在全国第七届外科学术大会上,他报告了肝切除术,这标志着我国肝外科技术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之后,夏穗生又开始在器官移植领域进行开拓。在那个年代,肝脏移植在全世界范围来说都是一门刚开端的新技术。在艰苦的环境里,夏穗生只能从19世纪欧洲科学家的实验开始试起,将狗的肝脏或肾切下来进行移植。1958年,他完成了我国第一例狗的同种异体异位肝移植,虽然术后狗陷入了昏迷,但活了10个小时。

1965年,夏穗生和他的老师、我国普外学科创始人裘法祖在武汉医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创建了腹部外科研究室,后来这里发展为我国首个器官移植研究所。随后而来的“文革”席卷了这一切,夏穗生被贬到门诊看门扫地,但他每晚依然要看书做研究。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上世纪70年代后。

1972年研究室恢复工作,夏穗生带着医生和技师开始进行动物实验。在同济医院一栋破旧的两层小楼里,他们度过了最艰苦的5年时间,在简陋的条件和设备下完成了130次狗的异体原位肝移植,异体肾移植20余次。由于当时没有有效的免疫抑制剂,肝移植后的狗最后最长仅存活了65个小时,但相比之前已经大为进步,到最后,刚换完肝的狗可以站起来觅食了。在手术中积累的丰富经验,使夏穗生相信可以将技术逐渐运用到临床了。

器官移植屡次创下纪录

1977年,上海瑞金医院派了一个班子到同济来学习肝移植技术,夏穗生和他的助手毫无保留地将关键性技术教授出去,随后不久就传来了上海施行国内第一例肝移植手术的消息,病人术后存活了4个半月。两个月之后,同济医院也开始了肝移植手术,并且连续进行了3例,一例比一例效果好。此后16年中,夏穗生和他主持的研究室保持着肝移植的两项全国纪录:例数最多——14例,存活时间最长——264天。

从1977年到1983年,国内已经开展了57例临床肝移植,但由于缺乏有力的免疫抑制剂、技术经验尚不成熟不稳定等诸多原因,最后导致多数患者在术后生存时间不长。80年代中期以后,肝脏移植手术渐渐无人尝试。直到90年代之后,随着医疗技术的改善和从国外带回来的先进经验,肝脏移植才从低迷中渐渐走出来。1993年末,夏穗生领导的小组为一例肝癌患者实施肝移植手术,术后病人存活了264天,创下了当时肝移植存活时间最长的纪录。

1980年,夏穗生建立了国内第一个器官移植研究室,有了独立的病房、护士和器宫移植的专业医生,器官移植研究和临床在国内正式开始应上正轨。之后,夏穗生将视野放宽到了其他各种器官的移植上,不断创下新的纪录——1982年,他开始胰腺移植研究,开创了胰节段移植的国产医用胶阻塞胰管术式,并于1984年在国内首次成功进行胰腺移植。与此同时,夏穗生在国内首先在临床上施行外伤性脾破裂部分自体脾异位移植、全脾切除脾片大网膜边缘移植、脾部分切除新术式和尸体脾移植,随后于1989年在国内首先施行亲属活体脾移植,成功治疗血友病甲。

除了大脏器之外,夏穗生和同仁们还在这里开展了甲状旁腺、肾上腺、胰岛、骨髓、胸腺、胰脏联合、脾细胞、肝细胞以及心脏共14种器官的移植,武汉也由此成为中国器官移植学的中心。

叁言传身教培养多名年轻人才

夏德生面容慈祥,但他在手术台前,脸上只有严肃和认真,在治学与从医上,他对自己的要求都极端严格,对待学生也是如此。夏穗生明白,要让中国器官移植的事业发展壮大,关键是人才,而他的名声和医术,也让报考夏穗生的研究生、博士生必须重重过关斩将。多年来,他培养了博士后1人、博士生44人、硕士24人。他对硕士研究生的学术要求是研究国内没有人研究的课题,而博士则是国际上先进的课题。

1988年3月的国内新闻大事记上有这样一条报道——同济医科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夏穗生教授和他指导的博士生刘乐欣为20岁的洪湖市农民瘳神夫成功地进行了脾脏移植手术,而他先天患有的重症——血友病甲随之治愈了。这表明脾脏移植是治疗重症血友病甲的新的有效途径,同时也表明我国脾脏移植手术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让年轻人站在前台,我的任务是搬梯子。”夏穗生亲自指导并参加的研究生课题通过成果鉴定的有9项,其中8项是以研究生为第一作者的,4项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课题全是由研究生担任课题负责人。这样的气魄和胸怀,无论在哪个学术领域,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少见的。

夏穗生从不袒护弟子,对他来说,医学本身就是他的价值观,也是他的人生信念,在从医治学之外,他分不出半点心去搞人际关系。他并没有刻意去塑造医品和人格,但是与他共事或接触过的人,无论是同事、学生还是病人,都能深切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和道德情怀。

肆家庭和睦共筑幸福港湾

现在深圳生活的夏穗生和爱人石秀湄一直是同济有名的模范夫妻,爱人石秀湄从事影像医学40余年,俩人育有一儿一女。在父母亲的影响下,儿女俩也都从医,女儿夏丽天也随母亲从事影像学,如今是深圳市保健办放射科主任医师;儿子是同济医学院的博士,如今在加拿大一所大学从事医学方面研究。

夏丽天和爱人同在深圳市保健办,也是医院里的模范夫妻。“我现在在放射科工作,主要为深圳的干部进行体检,诊断早期肺癌,我爱人则主要从事中央保健和全市二三级保健工作。”用夏丽天的话说,他们都在自己平凡的工作岗位上贡献者自己的力量。目前,夏丽天有一个女儿,女儿英国留学回来后,如今在香港大学攻读历史系研究生;女婿则在深圳经营着一家生物科技公司。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没看够?去凤凰新闻看更多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