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希腊陷入了什么死循环?

2015-07-29 09:21 人文经济学会微信公号

经济学家许小年最近批凯恩斯主义、批希腊的文章《希腊危机的根源在于政府管不住自己》在朋友圈转发甚多,这是好现象。凯恩斯主义害死人,可它偏偏主宰了目前的主流经济学界。许老师批一批凯恩斯主义,可以警醒一些人。
我想起有一次采访许老师,我问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在欧美民主体制下并没有防止凯恩斯主义错误的发生?许老师回答的大意是:民主体制有纠错的机制,但并不必然纠错。是否能纠错,还取决于民众有没有认识到那是个错误。许老师的回答比大多数人对民主的认知要强多了。
今天来看,其实有时候,就算民众认识到了那是个错误,也未必能纠错。希腊民众未必不知道高福利无法维持,但要他们承受眼下的紧缩,他们不愿意,所以就算有错也不会去纠。唯一能帮他们纠错的是什么呢?那就是各国都不要借钱给希腊。
希腊是悲剧,其实亚洲也有一个悲剧,那就是很多中国人称羡的日本。日本的老龄化非常严重,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府福利的死循环。据人口学家易富贤说,日本的政府福利,大部分是给老年人的。这从机制上很好理解:老年人有选票,小孩子没有,老年人自然用选票使政客满足老年人的福利需求。而由于福利倾向于老年人,进一步压抑了年轻人的生育意愿,老龄化更严重,然后有选票的老年人占比更大……

1/3

下一篇:

谁在阻挠改革?

热词:MH370残骸陶喆出轨

图集精选更多图集
实时热点更多热点
凤凰原创
生活

首页导航反馈广告

手机凤凰网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