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特教老师索朗秋吉:在海拔4500米的雪域高原守护“特殊孩子”上学梦

看点:有这样一群人,她们敢于担当、任劳任怨,只手为“特殊孩子”们遮风挡雨,撑起一片蓝天。

她们服务者全国2000余所特殊教育学校,近58万特殊教育在校学生,守护着“特殊孩子”的上学梦想。如果说每一个“特殊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那她们就是用爱心守护折翼天使的天使,她们用自己的爱心和耐心浇灌着这些迟开的花苞, 静待花开。

这就是特教!

在第34个教师节之际,由教育部、中国残联和交通银行共同设立的“交通银行特教园丁奖”在上海举办了2018年度表彰活动暨交行公益品牌发布仪式,今年共有105名教师获评该奖项。

据悉,“通向明天”交通银行残疾青少年助学计划执行十一年来,交通银行累计拨付善款1.04亿元,3.6万残疾学生得到了资助,126所特教学校得到了补贴,1600位优秀特教教师和223位优秀残疾大学生获得表彰,5280名特教教师受益于助学计划支持的培训。

本期我们带您认识那曲市特殊教育学校索朗秋吉老师。

“让特殊孩子找到家的感觉”

当索朗秋吉还是一名高中生的时候,她就对特殊教育有着独特的情怀,每当看到身边有残疾学生被其他同学取外号、欺负的时候索朗秋吉总是为他们愤愤不平。

“我觉得他们应该跟我们一样受到平等的对待,当时内心深处就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要为这群人做点什么。”索朗秋吉说。

当索朗秋吉在高考志愿书上看到“华东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专业”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因为我在高中的时候成绩很好,班主任希望我报考政治专业或者英语专业,但是我最后还是选择了特殊教育。”

2009年索朗秋吉大学毕业后立即回到家乡,在那一年华东师范大学特教专业的四个藏族学生中,唯独她选择了回到家乡从事特殊教育工作。

但是满怀热情,希望投身家乡特殊教育的索朗秋吉回到家乡后才发现,那曲市连一所特殊教育学校都没有。

在那曲市教育局的推动下,2013年8月,那曲市特殊教育学校正式挂牌成立。

在特殊教育学校成立之初,作为学校的教学副校长,索朗秋吉面对的是175名因残疾而自卑,因离开父母而感到害怕,但又有着丰富情感的孩子,他们需要的不仅是知识,更要得到爱和关注。

她针对学生们的心理需要、个性差异等特点,在其成长中施以“母爱”、“友爱”和“师爱”。为了更好的帮助每一名学生,她记住了全校175名学生的姓名、住址、家庭情况、障碍特点,在平时的学习生活中,她关注每一个学生的变化,用近一年的时间,让5个刚入学时哭闹不止的智力障碍学生逐步适应学校的生活环境,并喜欢上了学校。

她用慈母般的爱去温暖学生,让他们在学校找到“家”的感觉。

“索朗秋吉老师,我喜欢你”

由于那曲地处高原,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环境恶劣,学生都常年居住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有些学生从来没有来到过城市,更不用说有良好的生活习惯。

“很多父母将学生送到学校后就完全撒手不管了,一个学期没有一通电话,学生的养成教育完全靠学校的老师们。”教孩子们洗脸、刷牙、洗手,每周带他们去洗澡,已成为老师们的日常工作。

学校有一名重度自闭症学生次仁德宗生活自理能力很差,她对水有一种恐惧感,一碰到水就大喊大叫哭闹不止,每次给她洗澡就成了一个难题,老师们对此束手无策。

“我就带着学校的2名女教师引导着将次仁德宗放到木桶里,慢慢的安抚情绪,让她通过玩水慢慢适应,帮她洗完澡后,我们的全身都湿了,大家看着狼狈的彼此,笑声四起。现在次仁德宗已经完全喜欢上了洗澡,还会在木桶里玩水。”索朗秋吉说。“可能有人会说这会不会很累,是不是很烦?可是我们不觉得。没有一个老师在抱怨或者有什么不满的情绪,这让我非常感动。”

在特殊学校,聋生、盲生和培智生都存在交流上的障碍,他们很少能玩在一起,性格较为孤僻。索朗秋吉就努力用熟练的手语与聋生进行交流;用游戏的方式陪盲生记盲文点数;与培智生一起玩简单的游戏。

“通过这样的方式我获得了孩子们的信任,就自然而然地走进了他们的内心世界,教育教学工作也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索朗秋吉说。

如今,走在那曲市特殊学校的校园中总是会不经意间听到培智生大声地向她喊道:“索朗秋吉老师,我喜欢你。”

“作为特教老师,需要静待花开”

在教学方面,她大胆地进行教学改革,探寻与当地生活相适应的教育内容:吃糌粑、喝酥油茶、穿藏装……

“当学生们吃着亲手捏的糌粑,自己穿上美丽的藏装时,我内心非常骄傲。”索朗秋吉说,“每次看到学生在舞台上面表演的时候,哪怕他们表演的不是很整齐,我都觉得非常感动,那是我觉得最骄傲的时刻。”

在索朗秋吉看来,做特教老师和普通老师最大的区别还是在成就感上。

“对于普通老师来说,学生考进好的大学,找到好的工作都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但是对于特教老师来说,我们的成就感需要更漫长的等待也更加微小。我的成就感可能来自一个孩子刚来的时候不会自己吃饭,经过一个学期的教育后学会吃饭了,这对于普校老师可能无法理解,所以对于特教老师来说更加需要静待花开吧。”索朗秋吉说。

“妈妈,你只喜欢不会说话的哥哥姐姐,不喜欢我”

那曲市特殊教育学校的孩子们全部来自牧区,都在学校住校,所以除了要关心学生的学习之外,索朗秋吉和老师们还要照顾孩子们的日常生活,晚上老师们都是轮流值班在宿舍照顾学生。

工作上投入的时间多了,能够用来陪伴家人的时间自然就少了。索朗秋吉有一个4岁的女儿,平常工作比较忙的时候,她也就很难做到照顾好自己的孩子。

“工作上面投入的时间多了以后,就有点忽视了自己孩子的教育,有一次女儿跟我说‘妈妈你只喜欢不会说话的哥哥姐姐,不喜欢我’。但是丈夫很理解我,也在一直照顾女儿。我相信女儿将来长大以后,她会理解这份工作,会为有我这样一个妈妈感到骄傲。”索朗秋吉说。

除了对家庭的愧疚,索朗秋吉坦言,作为特教老师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社会的不理解。

“社会有些人会说,你们教育一群智力障碍小孩有什么困难,特殊教育老师又没有升学压力;另一方面我也非常担心学生的出路,我的学生毕业之后该去哪里?这是作为一个特教老师内心最大的困难吧。”索朗秋吉说道。

对于此次获评“交通银行特教园丁奖”,索朗秋吉觉得这应该是属于那曲特殊教育学校的集体荣誉。

“这是中残联和交通银行给予我们学校的荣誉,我只是代表学校39名教师来领这个奖,我后面站的是38名特教老师,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我是无法拿到这个奖的。今后我也会带着这份荣誉,继续做好特殊教育工作,为西藏特殊教育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索朗秋吉说。

责任编辑:杜洁 PP026

打开APP阅读全文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