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江西艺术名家访谈系列之——宗九奇:滕王阁上笑看云卷云舒

豫章散人宗九奇先生,名为“九奇”,而功夫亦有“九奇”。江西文化学者陈政先生曾经写道“宗九奇有‘九奇’,真个是‘正中下怀’,顿觉豁然。何为‘九奇’?懂古建园林,奇一;晓诗词歌赋,奇二;好庄子楚骚,奇三;通楚调唐音,奇四;穷禅理玄学,奇五;谙易经、解堪舆,奇六;问俗追风,奇七;擅书法,奇八;至于奇之九,坊间传其气功如何如何,本人未得实证,不敢妄言。至于前面的八奇,作为宗九奇的朋友,我是可以作为见证的。”

——引子

宗九奇先生博古通今,有通才之誉。学者、教授、艺术家等各界人士都愿意和宗先生交往并恭敬有加。宗先生自号“豫章散人”,源于他对老庄之道的解悟,“散人者,自由散漫之人也,无可无不可之人也,典出自《庄子》。”这是先生自己的解释。

他也确实一身超逸之气,瘦长的身子,优雅的谈吐,虽年过古稀,但满头黑发,精神矍铄,给人印象最多50岁上下。宗先生的文人风骨和散人的洒脱,可谓世人皆知。他不媚官、不媚俗,“特立而独行”。对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者,会毫不留情,当众呵斥;对尊者题辞有误,亦决不回避,当面指出;对于文艺界的抱团之辈,他颇有微辞。凡此种种,正气凛然,令人肃然而起敬畏心。

“千人诺诺,不如一士谔谔”,宗九奇先生承魏晋之风,傲视权贵,鄙夷腐儒,其潇洒出尘的高士逸气,当今有几人堪与比肩?

宗九奇先生身上,洋溢着一种典雅和恬淡,散发出儒雅的书卷气,这种超尘拔俗之风骨,得益于他的书香世家的熏陶。俗话说:“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宗九奇先生的祖父、父亲都是满腹经纶的大儒,与陈三立一家交往甚笃。其父远崖老先生,早年与陈隆恪、陈封怀、华纯安、任传藻、熊艾畦、欧阳祖经、王易、吴天声等文化名人交游,常修禊雅集,相互唱和。宗九奇先生自幼生长在这样“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诗书礼乐之家,耳濡目染,幼承家训,得文脉正宗,养典雅之气。更兼后天努力,奋发学习,博览群书,数十年间,将自己修炼成了一部厚重的百科大全,形成了自身的学问体系,横跨文史哲,古建园林,诗词歌赋,书画琴棋,易学堪舆等诸多领域。述作甚丰,有当世大儒之称。

宗九奇先生还有两大功绩。一是他主持了第二十九次重建千古名楼滕王阁的工程,凭藉着深厚学养、广闻博识、深刻研究,铸滕阁之魂,被人们赞誉为“移动的滕王阁”。滕王阁中的一砖一瓦,一方方榫头,一组组斗拱,一处处亭台楼榭,景区内的一草一木,无不浸润着先生的思考与汗水,他所主编的《滕王阁古今图文集成》《滕王阁旅游丛书》《滕王阁史话》等专著,堪称传世之作。先生为这座中华文化地标,为这座仿宋式古建筑注入了大量心血,为重新激活这座历史文化名楼作出了大贡献。

宗九奇先生在江右文化史上的另一大功绩,则是他传承了中国数千年来的歌吟诗词之艺——“楚调唐音”。晋代先贤宗炳,曾说过:“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丝弦乐比不上竹管乐,而竹管之声却又比不上人的歌喉婉转,也就是说丝竹之音比不上文人雅士的歌吟。宗九奇先生所掌握的国粹绝活“楚调唐音”,源自其父远崖老先生的口传心授。据有关史料记载,其父师从胡薏园老先生(黄侃的同乡同窗)。而胡老先生则师从前清举人张幻尘老先生,张老先生曾拜门湖广总督张之洞。胡老先生留日期间,常常与黄侃、陈隆恪先生及日本汉学家交流汉诗歌吟之法,他们一致认为胡老先生的歌吟乃真正的“楚调”和“唐言”,是歌吟艺术的活化石,亦当是日本国汉诗歌吟之源,并正式定名为“楚调唐音”。而宗九奇先生在18岁左右,便已全面掌握了“楚调唐音”歌吟,尔后进一步将其发扬光大。近十多年来,中央电视台一、四、十套节目、省市地方台也都将先生的“歌吟”进行过零星的音像录制,也曾应邀去西安等地进行过一些“雅集”交流。宗先生对前辈们所传授的“楚调唐音”歌吟,有深入的研究,既抢救性录下了其父远崖老先生(已故)一些珍贵的音像资料,又亲自将口耳相传的一部分经典诗词的“歌吟”,通过友人去南昌电台进行数字音频录制,然后邀请音乐工作者一道,将录音资料整理成可视的便于流传的“曲谱”。借助这些“曲谱”,通过反复的比较,以及自身多年来积累的“歌吟”经验,找到其中的规律。通过可视的曲谱与可听的CD光碟,还原远古的歌吟,以促进“楚调唐音”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2010年6月18日,江西省人民政府颁发赣府[2010]75号文,正式同意并将“楚调唐音”公布为《江西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宗九奇先生被命名为代表性传承人。2013年夏,组建了“滕王阁楚调唐音歌吟艺术团”。2015年7月,宗先生率滕王阁歌吟艺术团赴京,参加在首都师范大学举办的国际性“第三届中华吟诵周”活动,展演了《楚调唐音歌吟——李白诗歌专场》,与海内外吟诵家、音乐人进行交流,其中得到韩国、日本等国吟诵家们的赞赏,特别是台湾地区台湾师范大学国学研究中心主任潘丽珠教授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楚调唐音歌吟是真正的‘汉民族的传统之声’,应像保护大熊猫一样去保护它……”自去秋至今秋,在南昌市滕王阁管理处的大力支持下,经与滕王阁楚调唐音歌吟艺术团李明、谢双、丁姣妮、吴学谦、刘郡五位弟子的共同努力,并外聘上海音乐学院青年古琴演奏家陆笑姿女士协助工作,在完善江赟女弟子原初所记曲谱的基础上,编写完成了《国风古韵——楚调唐音歌吟传承曲谱选》,并录制完成了配器的《国风古韵——楚调唐音歌吟选》音碟,并已交付江西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楚调唐音”歌吟有很多的讲究,对古诗词的读、诵、吟、咏、歌的要求是不同的,非一蹴而就的。宗九奇先生说,中国所有古代的词歌赋都是可以吟诵的,而在歌吟中,同一首诗,有如歌如诉如泣之别。歌吟者,务必牢记“情、气、声、韵”四字,牢记以情为主,以情领气,以气发声,因声成韵,既讲究声音之美,更要唱出画面(远、中、近三景),唱出心境,唱出意境。因歌吟者“情”与“气”的灌注,在声腔上才有了轻、重、缓、急、升、降、外放、内敛的变化,音符及音符的组合才充满着人的丰富的情感,才能充分地展现出诗篇中之气象与意境。艺术是相通的,以上关于“楚调唐音”的精辟论述,也无异于对书法艺术作了最生动的诠释,情发于心,以气驭笔,笔落处“形气神合一,酣畅而淋漓”。

宗九奇先生的书法,同他的“楚调唐音”一样,讲节奏,重气韵,笔走龙蛇,元气淋漓,达化通神。先生在书法艺术的求索之路上,依旧保持着他身上与生俱来的文人风骨——高贵、庄重,飘逸,脱俗。他的书法作品很难见其在小小的展厅空间里展览。但他的不少大作却傲然挥毫在峭岩幽谷之中,或勒碑,或摩崖,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展示,浴日月之光,沐雨露风霜,与天地同在,与万类共存,仅西山梅岭中就有数百处之多。九奇先生不愿参加各类书法展览,远离抱团取“闹”。他认为:“书法艺术,像任何的高雅艺术一样,有如哥德巴赫猜想,是终身不辍的探索之路,是孤身往还的寂寞之道,是独立自在的清凉之境,容不得半点浮躁与俗媚。那种抱团取闹如儿戏之举,不过是一种哗众取宠、浅薄无能的表现,实乃急功利、逐浮名而已。”

宗九奇先生回首自己漫漫的人生之路,他觉得人生就是在读两本书。一本是“无字”之书,一本是“有字”之书。行万里路乃读“无字”之书,而读万卷书则是“有字”之书。先生淡淡的一句话,简单而深刻,发人深思!

2017年年初,江西省文史研究馆决定给文史馆员出版诗文集,九奇先生精心选编了一些自己的述作,名为《宗九奇诗文选》,共分《诗词赋颂》《序赞铭题》《札文散记》《散人漫语》和《古典诗译》五个部分。白话诗《野鸟集》《对联选》以及图文集成、史话类的文字,则均未收录其中。此《诗文选》,可以说是先生读“无字书”和“有字书”的一些感悟和思考,譬如其中的《华夏行吟》(并序)五绝101首,就是以古体诗的形式记录了先生游历华夏东西南北中的感怀与见闻。而整本集子,涉及多个学科、多个领域,具有非常高的学术价值、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是一部不可多得的集文学与学术为一体的鸿篇。

《艺术·品鉴》是凤凰新闻客户端江西精心打造的一档服务、推介艺术家的栏目,致力于发现、发掘、展示江西本土灿烂辉煌的艺术成就。

主编热线:13007287993

责任编辑:欧阳晶

作者:熊明

打开APP阅读全文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