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男孩子不能做特教老师?10名“特殊儿童”的大哥哥正在改变课堂

看点:有这样一群人,她们敢于担当、任劳任怨,只手为“特殊孩子”们遮风挡雨,撑起一片蓝天。

她们服务着全国2080所特殊教育学校,近58万特殊教育在校学生,守护着“特殊孩子”的上学梦。如果说每一个“特殊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那她们就是用爱心守护折翼天使的天使,她们用自己的爱心和耐心浇灌着这些迟开的花苞, 静待花开。

这就是特教!

在第34个教师节即将到来之际,由教育部、中国残联和交通银行共同设立的“交通银行特教园丁奖”在上海举办了2018年度表彰活动暨交行公益品牌发布仪式,今年共有105名教师获评该奖项。

据悉,“通向明天”交通银行残疾青少年助学计划执行十一年来,交通银行累计拨付善款1.04亿元,3.6万残疾学生得到了资助,126所特教学校得到了补贴,1600位优秀特教教师和223位优秀残疾大学生获得表彰,5280名特教教师受益于助学计划支持的培训。

本期我们带您认识包头市青山区特殊教育学校崔恒老师。

男孩子为什么不能做特教老师?

作为一名男特教老师,当崔恒第一天走进特殊教育学校校园的时候,就面临着学生家长、家人、朋友质疑的声音。这些质疑的焦点在于:“一个男孩子干什么不好,非要做特殊教师?”和“一个男孩子做特殊教师,能待多久?”

崔恒目前就职于包头市青山区特殊教育学校,是10名“特殊孩子”的老师。2011年,崔恒从包头师范学院毕业后就开始做特教工作,到如今已经7个年头。

“刚开始的时候家人也不理解,他们觉得向别人介绍我的职业时有点不好意思,我去教这些智力障碍的学生,他们觉得有点大材小用的感觉。”崔恒说。“此外,我刚到特殊教育学校的时候,五、六十个孩子挤在一个空间很小的二层小楼里面,没有什么活动的场所,孩子们生活的特别憋屈,我当时也有些失落。”

然而,崔恒并没有在质疑声中退缩,相反,他更加明确了方向,开始一步步地前行。

于是,针对他的质疑声越来越少,但是另外一种声音却越来越多:“崔老师,你会不会走掉?”和“崔老师,下学期是不是还在?”

但是崔恒知道,家长们对他的态度变了,他们是害怕自己离开。

“老师,有你真好”

崔恒现在是10名“特殊儿童”的大哥哥,也是他们最信赖的朋友,从教7年以来,他用一颗真诚的心去关心着每一位学生,赢得了孩子和家长们的信任和尊重。

许多特殊孩子会推搡伙伴、不分场合大喊大叫、摔东西、甚至伤害自己身体,但是在崔恒看来,他们只是不知道怎样去表达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

崔恒现在所带的10名“特殊儿童”中,有一名自闭症儿童,三名患有唐氏综合征,剩下都是智力障碍的学生。

特殊儿童普遍存在敏感、自卑、易怒、多疑退缩、不爱与人交往、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等特点,而且“特殊儿童”的对自己行为的控制能力相对较弱,容易形成很多不良习惯,这就需要老师有极大的耐心去帮助他们克服。

“但是这些孩子的本质都是很善良的,需要老师去示范,告诉他们什么是对的,什么事不好的。”崔恒介绍,经过几年的训练,孩子们都变得很有礼貌,行为习惯也大大改观了。

崔老师每年不少于两次的深入学生家庭中家访,通过家访了解到班级中学生的家庭情况。在一次家访中,他发现一个智力障碍的孩子家住在棚户区用铁皮和彩钢房材料搭建的一个小屋,里面黑乎乎的,人要猫着腰才能钻进去。

“当时我就被震撼到了,这个地方还能住吗?”崔恒后来了解到这个孩子的妈妈得了胰腺癌,爸爸是环卫工人,工资特别少。

于是,崔恒就组织全校老师捐钱,在各个公益平台筹钱,最后帮助孩子的妈妈做了手术。

“手术成功后,孩子非常开心,他跟我说了句‘崔老师,太谢谢你了,有你真好,你真好’,我当时一下子就受不了,眼泪流下来了。”崔恒说道。

“他为生活不能自理的学生系鞋带、穿衣服、擦鼻涕、甚至帮他们处理上厕所拉在裤子上的污物,作为一名年轻男教师真的很不容易。”一位学生家长这样评价崔恒。

灵动的课堂

崔恒是心理学专业毕业,面对实际工作中遇到的这些问题,他会充分运用所学的心理学知识,寻找孩子们行为问题背后的心理根源,让自己的课堂变得更加灵动、有趣,帮助孩子们改善情绪、矫正行为、解决问题。

第一,崔老师的课堂将沙盘游戏带入教学中,培养孩子们沟通互动的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同时他也为行为问题突出的自闭症孩子建立成长档案。

第二,通过算盘让孩子们学习加减法。这运用了特殊孩子形象思维占优势的特点,更有助于他们的学习。

第三,让孩子们成为伙伴。崔恒把班里的孩子编上号,将号码能够凑成10的一对孩子称做‘互为好朋友’,让他们一起搭档游戏、学习、做康复、搭档周末外出等,孩子们也因此收获了友谊。

第四,帮助孩子们康复。“特殊孩子的成长,需要康复和教育相结合,但是当孩子们失去对器材的兴趣后就开始抵触康复训练。于是,我把每一次康复课设计成‘探险之旅’。在起点,告知孩子们路线、遵循怎样的规章、如何寻求帮助、怎样寻找隐藏的‘宝物’、终点有何种奖励。”崔恒说。

所以在崔恒的康复课上,操场上排列的康复器材成了孩子们的探险途中的“千山万水”。它们时而你追我赶,时而相互扶持,时而认真写下“通关秘籍”传给队友,时而拿起算盘,算出贴在某个关卡的题目……

因为康复,孩子们收获了很多。

第五,教给孩子们生活的技能。在崔恒看来,特殊教育初心,是让孩子们享受当下的生活。

于是,崔恒开展了紧贴生活的实践课程,让孩子们在课上学习如何拍照、如何下载音乐、如何拍小视频、如何用微信和同学聊天、如何使用电子地图,甚至还学会了如何使用ATM机……

第六,通过职业训练课让每个孩子掌握一门生存的技能。

“特殊学生”毕业后的生存问题一直是崔恒特别担忧的事情,这些孩子没有学历,如果再没有一技之长毕业后如何在社会上立足?因此他向学校申请开设职业培训课程,带领学生做头花、钻石贴、制作数字油画、做串珠制品、手工肥皂、手工口红、眼线笔,做好的成品拿到校外义卖,受到了人们的欢迎。

“孩子们最开心的,是用劳动所得去美美地吃一顿‘洋快餐’,再看一场有趣的电影。”崔恒说。“劳动,让孩子们体会到成功和喜悦,收获了自信,更让孩子们有一技之长,有了在社会立足的可能。”

同时,在得到爱心人士的帮助之后,崔恒也鼓励孩子们做一些手工送给爱心人士。孩子们的心态也从刚开始接受帮助时的“理所当然”,变成现在的懂得感恩,用一些小礼物去回报他人。

特教夫妻的酸甜苦辣

如果一个家庭中有一位特教老师,他可能就没有太多时间操持家庭。那如果一个家庭中有两位特教老师应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崔恒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她的妻子黄永萍也是一名特教老师。

黄永萍在包头市社会福利院工作,2014年福利院成立了特殊教育学校,黄永萍就带着13名老师一起为特殊孩子们服务。

“福利院里的孤残儿童,不仅仅是残疾的,而且都是孤儿,他们更需要好的教育条件和环境。”黄老师说。

在谈到如何看到丈夫的工作时,黄永萍表示,因为共同的理想和职业,两个人从情感上和从工作上都彼此特别理解,同时也鞭策对方在特教这条路上不停走下去。

“我们两个工作之余在一起的时候,也讨很多有关工作的事情,如果有了孩子之后,我想在这种家庭氛围的熏陶下,他也能够理解父母。”黄永萍说道。

在谈到此次获评“交通银行特教园丁奖”的感受时,崔恒坦言“是很惶恐的”。

“我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被推选得这个奖以后,我觉得自己压力更大了,以后我会为特殊孩子们做更多的事情,这是对我接下来工作的鞭策。接下来我觉得应该俯下身来倾听孩子们的心声,更多的去了解到他们真正想要什么,找到真正适合特殊孩子的教学方法,让他们在幸福快乐,受尊重,受爱护的学校环境中学习、生活。”崔恒说。

责任编辑:张亚雯 PP008

打开APP阅读全文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