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特教日记 | 54岁仍坚持在特殊教育一线,教师节收到学生祝福我很幸福

看点:有这样一群人,她们敢于担当、任劳任怨,只手为“特殊孩子”们遮风挡雨,撑起一片蓝天。

她们服务着全国2000余所特殊教育学校,近58万特殊教育在校学生,守护着“特殊孩子”的上学梦想。如果说每一个“特殊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那她们就是用爱心守护折翼天使的天使,她们用自己的爱心和耐心浇灌着这些迟开的花苞, 静待花开。

这就是特教!

在第34个教师节之际,由教育部、中国残联和交通银行共同设立的“交通银行特教园丁奖”在上海举办了2018年度表彰活动暨交行公益品牌发布仪式,今年共有105名教师获评该奖项。

据悉,“通向明天”交通银行残疾青少年助学计划执行十一年来,交通银行累计拨付善款1.04亿元,3.6万残疾学生得到了资助,126所特教学校得到了补贴,1600位优秀特教教师和223位优秀残疾大学生获得表彰,5280名特教教师受益于助学计划支持的培训。

9月10日,星期一,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多云

8:00-8:30

和往常一样今天早上我大概六点多就起床了,吃过早餐以后我就步行去学校,学校离家里大概有3公里。虽然学校要求是8点半上班,但是一般8点左右我就到学校了。

因为学生们都是在学校寄宿,所以到学校后我首先会去学生宿舍检查一下学生们的个人卫生和宿舍卫生,然后带着学生们一起打扫教室卫生。

今天是教师节,孩子们见到我之后都和我说教师节快乐,虽然他们的发音可能还不太标准,但我真的非常开心。

8:40-10:10

每天上午我都要给孩子们上两节数学课,因为学校的教室比较短缺,所以我带的三、四年级的两个聋班是在一个教室上课。我先上完三年级的数学课,然后布置让他们写作业以后,再上四年级的。

今天三年级的孩子学习的是两位数的乘法,四年级的孩子学的是多位数乘以一位数。聋生的教学和普通学生的教学也有很大不同,我会通过特制的教具、画图等方式帮助孩子们学习数学,这样孩子们更容易理解。

今天的课堂上大部分孩子都学的非常快,只有个别智力障碍的孩子掌握的稍微慢一些。普通的孩子可能讲一两遍他们就能掌握,但是这些孩子需要反复讲,需要多练习,所以我就多陪着他们做了一些练习。

10:10-10:20

在早上的数学课结束之后是20分钟的课外活动时间,这个时间我会带着孩子们去做课间操。

10:30-12:00

这个时间孩子们在上语文课,我就在办公室批改学生的作业,另外平常的话我还会做一些学校的报表、简报之类的工作。

14:30-15:50

孩子们在下午通常会上舞蹈、写字、手工、美术一类的课程,今天下午我给孩子们上的是手工制作课。因为今天是教师节,所以我和孩子们一起制作了纱花。

(马老师和孩子们一起制作纱花)

然后孩子们把制作的纱花都送给了各个办公室的老师,老师们收到以后都非常开心。

16:00-17:30

四点以后是孩子们的课余活动时间,我通常会和孩子们玩游戏,也会帮孩子们做康复训练。今天下午我和孩子们一起跳绳,孩子们都玩的很开心。

现在我通常5点半的时候就可以下班,孩子们晚上吃饭和睡觉有生活老师照顾。但是在2006年之前,那时候还没有生活老师,放学之后老师要带着孩子们打饭,照顾他们吃饭,孩子们睡觉也需要老师们值班照顾。

下班以后我会回家给家人做饭,我有一个孙子今年都已经2岁了,家庭也很幸福。

这就是我非常普通、非常平凡的一天。

9月11日,星期二,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阵雨转阴

今年是我做特教老师的第23个年头,非常幸运的是我获得了由教育部、中国残联和交通银行共同设立的“交通银行特教园丁奖”,这也是对我22年特教生涯的一个最好的礼物。昨天,主办方希望我介绍一下自己作为特教老师的故事,借机我也盘点一下我这些年的经历:

循化撒拉族自治县特殊教育学校是1995年成立的,我们学校离雄化县城以北的一个村子里面,学生都是牧民和农民的孩子。

我们学校现在有在校学生100人,另外还有62名送教上门的学生。学生分为聋、盲、智力障碍、肢体残疾、自闭症等几类,这些学生的家庭基本上都是和“贫困”联系在一起的。

我是从1996年开始做特教老师的,之前我曾在一所乡镇小学做老师。1995年,县教育局选拔一些优秀的老师去做特教老师,我就主动申请,然后就成了一名特教老师。我现在是教聋三班和聋四班的数学,兼着聋三班的班主任,两个班总共有11名学生,还负责七、八个送教上门学生。

我刚到特殊学校任教的时候当地的观念还非常落后,家长们感觉家里有个残疾孩子是丢脸的事情,平常都不怎么让孩子出来,更不用说上学了。

那个时候“特殊孩子”入学非常难,辍学率也比较高。我就经常去学生家里去跟家长谈心,有时候甚至希望提着礼物去学生家里请求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这两年家长们的观念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大部分“特殊孩子”都能到学校来接受教育。

特殊教育不同于普通教育,需要教师投入更多的耐心、爱心和责任心,我们的学生来自全县各地和邻县邻省,残疾程度各不相同,一句平常的日常问候语,往往要教上几十遍、上百遍。机械的重复,琐碎的工作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单调和枯燥。

除了传道、授业、解惑,老师们还要照顾学生的生活。前些年带的学生们家庭还是比较贫困,有些学生在回家的时候都是老师给他们车费,送他们坐上公交车;冬天的时候高原地区特别寒冷,有些老师就给孩子们买棉鞋,买棉衣棉裤;有时候孩子们晚上生病发烧,不管多晚老师们都得赶过去。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我有两个孩子,顾了学生,就顾不上家,辅导学生的时间多了,自己孩子的学习辅导不了。但是我的孩子他们也习惯了,他们认识我的很多学生,有时候还会来学校和我的学生一起玩,关系都非常好。

那个时候工作还是比较辛苦,那个时候的状态可以用“亦苦亦乐”来形容吧,工作虽然辛苦,但是真正投入其中的话也有许多的乐趣。

在我带的两个班级11名学生中,有个小女生让我印象很深刻。当时她还没有上一年级,我每天都要带着她做发音训练,但是她发音一直发不准。突然有一天她看着我手里拿的图片轻声的说“妈妈”,那天她的发音非常准确,我听到了之后很激动,也很感动。

像这样的小故事还有很多,当我的学生能说出简单的话,能和我进行简单的交流,那就是我们最有成就感的时候,看到孩子们细微的成长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开心的事情。

除了教学校的学生之外,这些年我们也在坚持做中、重度残疾儿童的送教上门工作。学校就有一个车,所以老师们都是自己想办法去学生家里,因为学生们的家住的比较分散,一天只能去两三个学生家里。主要就是给这些学生做一些心理疏导和康复按摩,给家长一些指导建议,有时候也带一些玩具给孩子们,这个周末我也要去学生家里。

我在2013年和2014年的时候做过两次手术,所以现在身体也不太好。

2013年暑假的时候我做了胆囊切除手术,开学之后因为我不回去的话孩子们就没人上课,所以请了一个月假就去学校给孩子们上课了。

2014年暑假的时候我又做了心脏支架手术,也是在开学之后请了一个月假就回去给孩子们上课了。

今年我已经54岁了,现在眼睛有点花,看电脑上的一些字就有些看不清,按照规定明年就可以退休了。但是我们学校现在教师比较紧缺,加上两个校长一共才14个老师。要是身体能行的话,我也可以再多干两年,这也没啥。

这次能够获得“特教园丁奖”感觉真的非常激动,这是对我22年特教工作的肯定,也是对我的一种鞭策,在未来的工作时间里,我也会多带带年轻老师帮助他们成长,也会更努力的教孩子们知识,更好的照顾孩子们。

责任编辑:高梁小雨 PP027

打开APP阅读全文
热门跟帖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并参与评论
精彩推荐
正在载入...
暂时没有数据

分享成功

查看更多